核壳型Fe3O4@SiO2磁性纳米粒子表面超支化 聚乙烯共价接枝研究

编辑:wangyun 作者:徐立新 梁静静 叶誉贤 王海平 王陈旻 钟明强 时间:2016年08月16日 访问次数:3863

 核壳型Fe3O4@SiO2磁性纳米粒子表面超支化

聚乙烯共价接枝研究

徐立新 梁静静  叶誉贤  王海平  王陈 钟明强

(浙江工业大学材料学院,高分子材料与工程研究所,杭州310014

 

摘要利用超支化聚合物对磁性纳米粒子表面进行修饰,可显著改善后者的溶剂分散性能,同时可在其表面引入各类功能基团,对于其应用具有重要意义。本文报道了一种利用超支化聚乙烯(HBPE)对磁性纳米粒子表面进行共价修饰的方法。首先通过反相微乳液法合成表面包覆SiO2的磁性Fe3O4纳米粒子(Fe3O4@SiO2, 简记为FS),并利用偶联剂3-丙烯酰基氧基丙基三氯硅烷对其进行改性,然后与α-二亚胺钯催化剂(Pd-diimine1)反应,获得磁性粒子共价负载型催化剂(FS-Pd);进一步以所得催化剂在0.1 MPa15 下催化乙烯聚合,获得一系列表面HBPE共价接枝的磁性复合粒子(FS-HBPE)。通过红外光谱(FT-IR)、热重分析(TGA)、透射电子显微镜(TEM)、扫描电子显微镜(SEM)、X射线衍射(XRD)、氢核磁共振波谱(1H NMR)和凝胶渗透色谱(GPC)等技术对所得磁性复合粒子的结构和形貌进行了表征,并对其磁性能进行了评价。结果表明:通过表面引发/催化的链“行走”乙烯聚合,可成功实现HBPE在磁性纳米粒子表面共价接枝,通过聚合时间的改变,可对表面HBPE接枝率进行有效调控;所得FS-HBPE复合粒子呈超顺磁特征,借助HBPE的作用,可稳定分散于多个有机溶剂中,同时可实现快速磁控分离。基于上述优点,所得FS-HBPE磁性复合粒子可望用作贵金属催化剂载体,在相关有机反应中获得应用。

关键词磁性纳米粒子,超支化聚乙烯,表面共价接枝,α-二亚胺钯催化剂,磁控响应性能

 


作为烯烃聚合后过渡金属催化剂,α-二亚胺钯催化剂(Pd-diimine,典型结构见图1a)由Brookhart[1]1995年首次报道,具有一系列独特的优点[2-3]:首先,在催化乙烯或α-烯烃配位聚合过程具有较高的活性,可在温和条件下获得高分子量聚合物;其次,具有独特的链行走能力(即活性中心由于发生异构化重排可沿聚合物链随意行走,从而导致支链以致超支化链形态的产生),可在温和条件下(0.1 MPa/15~35 °C)通过催化乙烯聚合,以一步法工艺获得超支化聚乙烯(HBPE,图1b[4];此外,该类催化剂具有良好的化学稳定性,能耐受各类含氧溶剂或极性功能单体而保持催化活性稳定[5-6]


Fig.1 (a) typical Pd-diimine catalyst, 1; (b) chain walking ethylene polymerization with Pd-diimine

catalyst for one-step synthesis of hyperbranched polyethylene (HBPE).

 


借助Pd-diimine催化剂独特的链“行走”机理及其上述优点,迄今,一系列功能化HBPE已被成功合成。通过催化乙烯和各类功能型丙烯酸酯类单体[7-11]α-烯烃[12-14]共聚,可将多个功能基团引入HBPE结构中,包括:POSS2-溴代异丁酰溴、丙烯酰基、甲基丙烯酰基、环氧基、羟基、酯基、醚键等。与其它超支化聚合物的合成及功能化思路相比,这类功能化HBPE的合成具有原料易得、合成工艺简单的优点,所得功能化HBPE室温下可溶解于四氢呋喃(THF)、甲苯、氯仿、正庚烷等常规溶剂中,可用作模板进一步获得各类具有复杂链结构的功能高分子[2-3]

基于上述思路,Zhibin Guan[15]首先合成含多重异丁酰溴基团的HBPE,进一步利用该基团引发乙二醇甲醚甲基丙烯酸酯(OEGMA)在HBPE各支链末端进行原子转移自由基聚合,获得了具有温敏响应特性的两亲型HBPE共聚物。此外,Qing WuXudong Chen[16]也通过类似思路合成了具有温敏响应特性的两亲型HBPE共聚物。上述温敏型HBPE共聚物可用作药物输送载体,可望在生物医用领域获得应用。进一步,如能在HBPE结构中引入更多种类的刺激响应功能,可实现各类刺激响应功能与HBPE功能化有机结合,从而将更好地促进HBPE在催化、环境治理及生物医用等领域的应用。然而,相关研究迄今仍较少报道,如何在HBPE结构中引入更多种类的刺激响应功能,是该领域有待研究的课题。

基于上述背景,本文试图在HBPE结构中引入磁性功能,以获得具有磁控响应特性的功能化HBPE。具体地,首先合成获得表面SiO2均匀包覆的核壳型磁性Fe3O4纳米粒子(Fe3O4@SiO2,简记为FS,图2),然后借助偶联剂改性实现Pd-diimine催化剂1在上述磁性粒子表面共价负载,进一步利用所得磁性粒子负载型Pd-diimine催化剂(FS-Pd)催化乙烯聚合,基于表面引发/催化的链行走乙烯聚合机理,以一步法工艺实现HBPE在磁性纳米粒子表面共价接枝,获得表面HBPE接枝的复合磁性纳米粒子(FS-HBPE)。对所得粒子的形貌、结构及磁性能进行了表征和评价,研究表明:利用所述方法可成功实现HBPE在磁性纳米粒子表面共价接枝,获得具有磁控响应功能的磁性复合粒子,可望用作催化剂载体,在各类有机反应中获得应用。


Fig.2 Strategy for the synthesis of FS covalently grafted with HBPE (FS-HBPE) via surface-initiated/catalytic

chain walking ethylene polymerization with the FS-supported Pd-diimine catalyst (FS-Pd).


 


实验部分


1.1 原料及仪器

Pd-diimine催化剂(1,结构式见图1a,参照文献方法[1]合成)、高纯氮和聚合级乙烯(杭州今工气体有限公司,使用前除氧除湿处理)、3-丙烯酰基氧基丙基三氯硅烷(纯度95%,美国Gelest公司)、三乙胺(AR,上海百灵威化学试剂公司)、硝酸铁AR,上海四维化学试剂公司)、氯化亚铁(AR,衢州巨化试剂公司)、联氨(AR阿拉丁试剂)、十二烷基苯磺酸钠(CR,上海英鹏化学试剂公司)、正硅酸乙酯(AR,上海五联化学试剂公司)、二氯甲烷和氯苯(AR,上海凌峰化学试剂公司,使用前经氢化钙除湿处理)、甲醇和四氢呋喃(THF)(AR,上海凌峰化学试剂公司)、二甲苯(AR,杭州化学试剂公司)。

傅立叶变换红外光谱(FT-IR)测试在Nicolet 6700型红外光谱仪上进行;热重分析(TGA)通过SDT Q5000IR型热重-差热联用分析仪进行,氮气气氛,样品用量5~10 mg,首先在100 恒温10 min,后以20 min-1升温至800 ;透射电子显微镜(TEM)分析在300 kV Tecnai G2 F30 S-Twin型透射电镜仪上进行;扫描电子显微镜(SEM)图片在HITACHIS-4700型场发射扫描电镜上获得;广角X射线衍射(WAXRD)测试在X Pert PRO型衍射仪(λ=1.54 Å)上进行;氢核磁共振(1H NMR)谱图由500 MHz ANANCE III型核磁共振仪测得;凝胶渗透色谱分析(GPC)在Waters S1525型凝胶渗透色谱仪上进行,流动相为THF(流速1.0 mLmin-1),测试温度为30 ,样品浓度为3 mgmL-1

1.2 -壳型FS磁性纳米粒子的合成

参照文献方法[17]并经适当改进后进行。整个合成均以氮气进行保护。首先将十二烷基苯磺酸钠(10.5 g)和二甲苯(90.0 mL)加入250 mL大小的Schlenk瓶内,超声使之形成均匀乳液;后将配制好的盐溶液(由1.2 g氯化亚铁和4.9 g硝酸铁溶解于5.4 mL去离子水中)加入上述乳液中,于室温下持续搅拌12 h,使之形成稳定的反相微乳液。进一步在30 min内使体系逐步升温至90 ,后缓慢加入联氨(6.0 mL50%水溶液),恒温3 h后逐步冷却至40 ,获得磁性Fe3O4悬浮液。随后在机械搅拌下将正硅酸乙酯(21.0 mL)缓慢滴入上述产物中,40 下持续搅拌8 h,所得固体产物经离心并以乙醇进行反复洗涤,经50 下真空干燥8 h后,最终获得核-壳型磁性纳米粒子(FS,灰褐色粉末,6.50  g)。

1.3 FS磁性纳米粒子表面偶联剂改性

N2保护下,将FS粉末(3.0 g,事先于250280 下真空干燥24 h)和无水级二氯甲烷(40 mL)加入150 mL Schlenk瓶内,超声30 min。随后在N2保护下依次加入三乙胺(3.8 mL,经分子筛干燥)和偶联剂3-丙烯酰基氧基丙基三氯硅烷(6.0 g),室温下搅拌反应96 h。结束后,在冰浴控制下缓慢加入5.0 mL甲醇以消耗过量的偶联剂,所得产物经离心并依次以无水级二氯甲烷(2次)、去离子水(1次)、甲醇(2次)和丙酮(2次)进行洗涤,最后经室温下真空干燥8 h获得产物(FS-Acryl,灰色粉末,2.30 g)。

1.4 FS磁性纳米粒子表面催化剂负载

N2保护下,将FS-Acryl粉末(0.4 g)、Pd-diimine催化剂(10.4 g)和无水级二氯甲烷(40 mL)加入150 mLSchlenk瓶内,室温下搅拌反应96 h。结束后,通过离心去除上层溶液,所得固体产物以无水级二氯甲烷进行洗涤,以去除游离的催化剂,室温下经真空干燥12 h获得磁性粒子负载型Pd-diimine催化剂(FS-Pd,浅黄色粉末,0.36 g)。

1.5 FS磁性纳米粒子表面HBPE共价接枝

乙烯保护下,将催化剂FS-Pd0.36 g)加入150 mL双层Schlenk瓶内,设定乙烯压力在0.1 MPa,同时调节温度使之恒定于15 。后在乙烯保护下注入无水级氯苯(35 mL),开动磁力搅拌,在恒定的温度(15 )和乙烯压力(0.1 MPa)下聚合24 h。期间分别在4 8 12 24 h进行取样,所得聚合溶液首先通过空气吹扫去除溶剂,后将固体产物超声分散于30 mL THF中,通过离心进行分离;重复该洗涤过程3次。经甲醇再次洗涤后,于50℃下真空干燥12 h,获得最终聚合产物(FS-HBPE-t,其中t为聚合时间)。取样体积及产率:4 h8.75 mL0.16 g8 h8.75 mL0.22 g12 h8.75 mL0.24 g24 h8.75 mL0.27 g

1.6 FS-HBPE的醇解

在含冷凝管的50 mL圆底瓶内,依次加入FS-HBPE-4h0.68 g)、KOH1.20 g)、甲醇(4 mL)和THF24 mL),超声30 min使之形成均匀的悬浮液。随后搅拌下持续加热回流72 h。反应结束后,通过空气吹扫去除溶剂,所得固体产物超声分散于适量THF中,离心收集上层溶液,经浓缩后加入大量甲醇使聚合产物沉淀。所得聚合产物溶解于少量THF中,并以甲醇再次沉淀,重复该纯化过程2次,最终在50 下真空干燥8 h获得水解后的聚合产物(0.28  g)。

结果与讨论

2.1 FS-HBPE复合纳米粒子的合成

FS-HBPE复合纳米粒子的合成路线见图2。首先通过反相微乳液法合成表面SiO2包覆的磁性Fe3O4纳米粒子(FS),然后通过偶联剂 3-丙烯酰基氧基丙基三氯硅烷中的氯硅基团与FS粒子表面的硅羟基反应,将丙烯酰基引入粒子表面,获得偶联剂改性后的磁性粒子(FS-Acryl);进一步通过Pd-diimine催化剂1与所得粒子表面的丙烯酰基配位成环,获得负载型催化剂(FS-Pd);在此基础上,利用所得催化剂FS-Pd0.1 MPa/15 ℃下催化乙烯聚合不同时间(481224 h),通过表面引发/催化的链行走乙烯接枝聚合机理,一步法实现HBPEFS粒子表面共价接枝,获得一系列FS-HBPE复合纳米粒子。

在上述合成工艺中,以表面SiO2包覆的核壳型磁性纳米粒子为原料,原因是二氧化硅壳层可对磁性粒子起保护作用,避免后续应用过程各类化学介质对磁性粒子的腐蚀破坏作用;其次,可为后续的催化剂负载提供所需的硅羟基。在乙烯聚合阶段,乙烯单体首先在Pd-C键之间插入,导致Pd-O键解离,随着单体的不断插入,导致接枝聚合物链随之增长,这一乙烯聚合机理已在前期研究中被证实[18-20]。为了确保粒子表面接枝聚乙烯具有超支化链形态,在此以温度15 ℃和乙烯压力0.1 MPa作为聚合条件,这依据于链行走乙烯聚合规律,即较高的聚合温度和较低的乙烯压力有利于链“行走”反应的发生,进而有利于获得高度支化的聚合物链形态[2,4];然而,较高的聚合温度会导致聚合过程链转移反应加剧[21],使得接枝聚合物链从磁性粒子表面断裂,不利于获得较高的聚合物接枝比例。综合考虑,在此以中等聚合温度(15 ℃)和较低的乙烯压力(0.1 MPa)作为聚合条件,希望既能获得超支化聚合物链形态,同时又能有效遏制链转移反应,获得较高的聚合物接枝比例。

2.2 FS-HBPE复合纳米粒子的结构表征

2.2.1 FT-IR分析

Fig.3 FT-IR spectra for bare FS (a), FS-Acryl (b), FS-Pd (c),

FS-HBPE-4h (d) and FS-HBPE-8h (e).

3给出了FS-HBPE-4hFS-HBPE-8hFT-IR谱图。为比较,改性前FSFS-AcrylFS-Pd的谱图也显示于图中。与改性前FS(曲线a)相比,曲线bc(分别对应于FS-AcrylFS-Pd)在1719 cm-1处均存在一较弱的谱峰,应源自于两样品表面偶联剂结构中的羰基[18,20],初步证实少量偶联剂和Pd-diimine催化剂已被引入FS粒子表面;然而,这两曲线在3000 cm-1附近均未见明显的CH伸缩谱峰,可能是样品中所含偶联剂和催化剂的比例较低所致。曲线de分别对应于FS-HBPE-4hFS-HBPE-8h样品,上述两样品内的游离聚合物及少量催化剂残渣已通过纯化被充分去除,两样品在28562931 cm-1处均存在显著的CH伸缩谱峰,同时在13841475 cm-1处也存在明显的CH弯曲振动谱峰,初步证实部分聚乙烯已共价接枝于FS粒子表面。

2.2.2 TGA分析

Fig.4 TGA curves for bare FS (a), FS-Acryl (b), FS-Pd (c),

FS-HBPE-4h (d) and FS-HBPE-8h (e).

4进一步比较了上述五个样品的TGA结果。其中曲线a对应于改性前的FS样品,该样品在整个测试温度范围基本保持稳定,700 时的失重比例仅为1.0%,可能源自于样品表面少量吸附的水份或有机杂质。曲线bc分别对应于偶联剂改性和催化剂负载后的FS样品,图中显示这两个样品在700 时的失重率逐步增加,分别为3.7%5.6%,证实部分偶联剂和催化剂已被引入FS粒子表面;根据上述失重数据,可计算得FS粒子表面偶联剂比例为0.04 g (gFS)-1,至于催化剂负载比例,由于热分解后有少量Pd粒子残留,单独通过上述热失重结果尚难准确定量。曲线de分别对应于FS-HBPE-4hFS-HBPE-8h,相比于改性前FSFS-AcrylFS-Pd,上述两样品在700 时的失重比例显著增加,分别达46.7%91.7%,对应的聚合物接枝率分别为0.84 g (gFS)-111.01 g (gFS)-1。考虑到上述两样品中,通过纯化处理已将游离聚合物或其他有机杂质充分去除,因而,上述TGA结果再次证实部分聚乙烯已被稳固地共价接枝于FS粒子表面,同时,通过聚合时间延长,可有效提高聚合物接枝比例。

2.2.3 TEMSEM分析

为考察FS-HBPE复合粒子的微观形貌,分别通过TEMSEM对其进行了表征。图5代表性地给出了FS-HBPE-4hTEM结果,为对比,改性前FSTEM图片也给出于图中;如图中ab所示,改性前FS粒子外形呈近似圆形,具有规则的核壳结构(核为深黑色的Fe3O4纳米粒子,壳层为SiO2),粒子尺寸分布较窄,约2030 nm,壳层包覆较均匀,厚约510 nm;图中同时显示,各个FS粒子存在相互团聚现象。进一步由图5cd可见,经乙烯接枝聚合4 h后,所得FS-HBPE-4h复合粒子表面有明显的聚合物包裹层,同时,表面聚合物接枝包裹后,FS粒子仍呈规则的核壳结构。图6比较了上述两样品的SEM结果,如图显示,改性前FS粒子呈疏松的圆球形态(图6a),而经HBPE接枝后所得粒子表面由于聚乙烯存在,呈连续、粗糙的鲨鱼皮状(图6b)。

2.2.4 1H NMRGPC分析

为获得FS-HBPE中聚乙烯接枝链的链形态、分子量大小及分布等信息,在此,代表性地选取FS-HBPE-4h为对象,通过THF/KOH醇解工艺使聚乙烯接枝链与FS粒表面相互解离(通过两者连接酯基发生醇解而实现[20]),获得醇解后的聚乙烯样品。同时,为了对比的需要,在此也利用催化剂10.1 MPa/35 下通过催化链“行走”乙烯聚合,合成了另一HBPE样品(对照样品HBPE35);在前期研究中[22],在该条件下由催化剂1所合成的HBPE已被证实具有高度支化的近似球状超支化聚合物链形态。


 


Fig.5 TEM images for bare FS (a,b) and FS-HBPE-4h (c,d).

Fig.6 SEM images for bare FS (a) and FS-HBPE-4h (b).

 


7比较了上述样品的1H NMR谱图。其中,谱图ab分别对应于醇解后的聚乙烯和对照样品HBPE35。如图中所示,两样品的谱图特征几乎完全一致,主要谱峰均位于1.29 ppm(亚甲基氢)、1.25 ppm(次甲基氢)和0.91 ppm(甲基氢)(图8);这一谱图特征与文献中[18, 20]所报道的各类HBPE1H NMR谱图一致。根据图中亚甲基氢、次甲基氢和甲基氢的谱峰面积,推算得两样品的支链密度分别为93 (1000C)-1(醇解聚乙烯)和96 (1000C)-1(对照样品HBPE35),表明两者的支链密度较接近,且均较高,这是Pd-diimine催化剂在催化乙烯聚合过程发生显著链“行走”的结果[18, 20]。上述结果证实FS粒子表面聚乙烯接枝链具有超支化链形态。

Fig.71H NMR spectra for the cleaved PE graft from FS-HBPE-4h (a) and HBPE35 (b). Sample (b) was synthesized via chain walking ethylene polymerization at 0.1 MPa and 35°C with the Pd-diimine catalyst, 1.

Fig.8 Partial 1H NMR spectra for samples (a) and (b) from Fig.7.

9给出了上述醇解后聚乙烯样品的GPC流出曲线,该曲线总体呈单峰分布,具有较高的分子量(相对数均分子量达85,036)和较窄的分子量分布范围(PDI=1.50)。然而需指出的是,在该单峰的两侧(高分子量和低分子量侧,分别对应于箭头ab),均存在部分拖尾现象,可能源自如下原因:其一,作为起始材料的FS粒子存在部分团聚现象(见图5a6a),导致聚乙烯接枝链生长所依赖的粒子表面状况不均一;其二,在同一FS粒子表面,相邻聚合活性中心由于空间位阻的存在,相互影响,使部分活性中心被抑制进而导致低分子量聚合物的形成[19]。尽管如此,上述GPC结果表明,通过所述方法及工艺,可在FS粒子表面共价引入尺寸较均匀的HBPE刷。

Fig.9 GPC elution trace for the cleaved PE graft from

the FS-HBPE-4h.

2.2.5  WAXRD分析

为了解表面HBPE接枝过程对FS粒子结构的影响,在此通过WAXRD技术对各类FS-HBPE复合粒子进行了表征。图10代表性地给出了FS-HBPE-4h样品的WAXRD谱图。图中在20.8°位置有一较宽的衍射峰,源自于FS粒子表面接枝的HBPE[723];由于高度支化结构,由Pd-diimine催化剂通过链行走乙烯聚合所得的各类HBPE均呈无定形聚集状态。上述衍射峰的右侧(即23.5°位置)有一微弱的小峰,属于无定形SiO2[7],由于该衍射峰与前述HBPE特征峰(20.8°)相互重叠,因而图中特征并不显著。图中(220)、(311)、(400)、(422)、(511)和(440)衍射峰均来自于Fe3O4结晶结构,这组衍射峰峰形较尖锐,位置与文献中报道的同类Fe3O4结晶衍射峰一致,表明具有规则的立方尖晶石构型[17]。进一步基于上述衍射峰通过谢乐方程,推算该样品中磁性Fe3O4纳米粒子平均尺寸约11.1 nm,这与图5a-b中通过TEM所显示的尺寸范围(1020 nm)基本吻合。上述WAXRD结果再次证实,已将HBPE共价接枝于FS粒子表面,同时,改性后作为核的磁性纳米粒子仍保留完整的晶体结构。

Fig.10 WAXRD pattern for the FS-HBPE-4h.

2.3 磁性能评价

为考察所得FS-HBPE复合粒子的磁性能,在外场诱导下对各个FS-HBPE的磁化行为进行了表征。图11比较了改性前FSFS-HBPE-4hFS-HBPE-8h的磁化曲线。如图中显示,三个样品的磁化曲线上均未见有明显的磁滞环,表明HBPE接枝前后,所述FS粒子均呈现超顺磁行为[17]。然而,从三个样品的饱和磁化强度看,随接枝HBPE的引入,以及接枝比例的提高,FS粒子的磁性能有所下降(饱和磁化强度:FS8.8 emug-1FS-HBPE-4h5.6 emug-1FS-HBPE-8h4.5 emug-1)。上述数据与文献[17]中报道的同类磁性复合粒子的磁化强度在同一数量范围。

Fig.11 Magnetization curves of the bare FS (a), FS-HBPE-4h (b) and FS-HBPE-8h (c).

 

Fig.12 Stable dispersion and fast seperation of the FS-HBPE-4h

in various organic solvents.

为进一步了解所得FS-HBPE复合粒子的磁控响应性能,在此首先考察了各个FS-HBPE样品在有机溶剂中的分散性能,结果发现,所得FS-HBPE复合粒子室温下借助超声可稳定分散于一系列有机溶剂中:THF、氯仿、二氯甲烷、甲苯、正庚烷和氯苯等。这应是FS粒子表面接枝HBPE存在的缘故,由于上述HBPE具有超支化链结构,室温下难以结晶,因而可溶解于上述溶剂[2-3]。进一步发现,在外加磁场下,所得FS-HBPE粒子可从有机分散液中实现快速分离(图12),而且借助超声,可重新稳定分散。上述结果表明,在FS粒子表面接枝HBPE后,尽管导致前者磁性能有所下降,但所得复合材料仍具备灵敏的磁控响应性能。利用这一特性,以及Pd-diimine催化剂独特的链“行走”乙烯共聚机理,可望在磁性粒子表面引入一系列其它功能基团,进而将所得复合磁性纳米粒子应用于催化剂载体,在有机合成反应领域获得应用。相关研究目前正在进行中。

结论

借助偶联剂3-丙烯酰基氧基丙基三氯硅烷,可将Pd-diimine催化剂1共价负载于核-壳型磁性纳米粒子(Fe3O4@SiO2FS)表面,进一步在0.1 MPa/15 下催化乙烯接枝聚合,基于表面引发/催化的链行走聚合机理,可通过一步法工艺成功实现HBPE在磁性纳米粒子表面共价接枝,获得磁性纳米复合粒子(FS-HBPE)。通过聚合时间的改变,可对粒子表面HBPE接枝率进行有效调控;所得复合粒子的磁性能较改性前有所下降,但仍保留完整的立方尖晶石晶型及超顺磁特征;借助表面接枝HBPE的稳定作用,所得磁性复合粒子室温下借助超声可稳定分散于一系列有机溶剂中(THF、氯仿、正庚烷、甲苯等),同时具备灵敏的磁控响应性能。


 


 

 

REFERENCES

 

[1]Johnson L K, Killian C M and Brookhart M. J. Am. Chem. Soc.,1995,117: 6414~6415

[2]Dong Z and Ye Z. Polym. Chem., 2012, 3:286~301

[3]Ye Z,Xu L,DongZ and Xiang P. Chem. Commun., 2013,49:6235~6255

[4]Guan Z B, Cotts P M, McCord E F and McLain S J. Science, 1999, 283: 2059~2062

[5]Johnson LK, Mecking S and Brookhart M. J. Am. Chem. Soc.,1996, 118: 267~268

[6]Mecking S, Johnson L K, Wang L and Brookhart M. J. Am. Chem. Soc., 1998, 120: 888~899

[7]Wang J, Ye Z and Joly H. Macromolecules, 2007, 40: 6150~6163

[8]Zhang K, Wang J, Subramanian R, Ye Z, Lu J and Yu Q. Macromol. Rapid Commun., 2007, 28:2185~2191

[9]Wang J, Zhang K and Ye Z.Macromolecules, 2008, 41: 2290~2293

[10]Morgan S, Ye Z, Zhang K and Subramanian R. Macromol. Chem.Phys., 2008, 209: 2232~2240

[11]Xu Y,  Campeau P and Ye Z.Macromol. Chem. Phys., 2011, 212: 1255~1262

[12]Chen G, Ma X and Guan Z.J. Am. Chem. Soc., 2003, 125: 6697~6704

[13]Chen G and Guan Z.J. Am. Chem. Soc., 2004, 126:2662~2663

[14]Chen G, Huynh D, Felgner P L and Guan Z. J. Am. Chem. Soc.,2006,128: 4298~4302

[15]Sun G, Guan Z. Macromolecules, 2010, 43: 9668~9673

[16]Zhang L, Su J, Zhang W Z, Ding M, Chen X D and Wu Q. Langmuir, 2010, 26: 5801~5807

[17]Ding H L, Zhang Y X, Wang S, Xu J M, Xu S Cand Li G H. Chem. Mater., 2012, 24: 4572~4580

[18]Zhang Y and Ye Z.Macromolecules, 2008, 41: 6331~6338

[19]Xiang P, Petrie K, Kontopoulou M, Ye Z and Subramanian R. Polym. Chem., 2013, 4: 1381~1395

[20]Xu L, Ye Z, Cui Q, Gu Z and Mercier L. Polymer, 2011, 52: 5961~5974

[21]Xu Y, Xiang P, Ye Z and Wang W-J.Macromolecules, 2010, 43: 8026~8038

[22]Ye Z and Zhu S. Macromolecules, 2003, 36: 2194~2197

[23]Xu L, Ye Z, Cui Q and Gu Z. Macromol. Chem. Phys., 2009, 210: 2194~2202